只因多看了你一眼,少年遭多人围殴反杀1人被判10年,如何评价

只因多看了你一眼,少年遭多人围殴反杀1人被判10年,如何评价

【案件经过】2020年5月8日凌晨0时30分许,安福县19岁男子王某锋在当地平都镇锦绣宾馆(化名)附近遇到女孩刘怡(化名)等人,邀请她外出被拒绝。随后,王某锋在锦绣宾馆4楼听到刘怡在410房内说话,仍想约她出去玩,便与另外两名同伴敲了410房的门。16岁的吴某打开房门后,告诉王某锋敲错了门,王某锋感觉吴某的语气不好并瞪了自己,欲向其“找回面子”。于是,他打电话邀请朋友朱某前来帮忙。不久,王某锋和朱某等4名同伴拿着一把匕首和一把柴刀,再次敲410房门。这次,房内的人没有开门。敲门未果,王某锋到宾馆前台拿了总卡,打开了410房间的门。王某锋一行5人进入房间后,与吴某发生了争吵,并叫其喊人过来。其间,王某锋又打电话叫来罗某等3名同伴帮忙。当罗某等3名同伴进入房间后,王某锋一方率先拿拖鞋扔向吴某的头部,罗某和另外3人开始殴打吴某。打斗中,吴某拿出削水果的折叠刀,捅刺殴打自己的人。混乱中,罗某的腹部受伤,朱某的肩部受伤,李某的腹部、手部受伤。当日凌晨2时30分,罗某经抢救无效死亡。李某、朱某的伤情后经鉴定为轻微伤。事后,吴某的家属和罗某的家属达成刑事和解协议,赔偿了20万元并取得了对方谅解。

或许出于对案情理解不周全,或许因理论水平所限,本文总觉得这样一份判决怪怪的,无论从定性还是量刑上来看,似乎与案情不完全符合。以下结合案例,根据刑法规定及相关理论,展开讨论,敬请指正。 只因多看了你一眼,是(单方)聚众斗殴还是寻衅滋事案件事实:吴某与王某锋等人并不认识,王某锋听到先前欲约的女孩子的声音在吴某房间,前去敲门,只因吴某不友好的多看了王某锋一眼,王某锋一行5人持械进入吴某房间后,与吴某发生了争吵,并叫其喊人过来。其间,王某锋又打电话叫来罗某等3名同伴帮忙。疑问:王某锋让吴某喊人过来,吴某喊人没有?喊的人到场没有?参与殴斗没有?根据案情描述,王某锋等八人持械进入吴某房间后,王某锋一方率先拿拖鞋扔向吴某的头部,罗某和另外3人开始殴打吴某。打斗中,吴某拿出削水果的折叠刀,捅刺殴打自己的人。混乱中,罗某的腹部受伤,朱某的肩部受伤,李某的腹部、手部受伤。

从这一案情描述中,看不出吴某殴众斗殴的行为与故意,聚众斗殴罪是怎么来的?难道就是因为王某锋挑衅性地让吴某喊人过来,就认定吴某具有聚众斗殴的故意?退一步讲,即使吴某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吴某聚众斗殴的行为在哪里?根据刑法理论,聚众斗殴是故意犯罪,不可能由过失构成,也不要求双方都有斗殴的故意,其中一方有斗殴的故意,对有故意的一方单独认定聚众斗殴罪。而聚众斗殴罪参与斗殴各方的行为都不具有正当性,各方都以伤害对方的意思及承诺对方给自己造成伤害的意思实施斗殴行为。本案中,王某锋等八人进入吴某房间并对其实施殴打,王某锋一方有明显的加害行为,符合聚众斗殴罪的犯罪构成。而吴某此时只是被殴打的一方,并没有伤害对方的意思,吴某即使打电话叫人了,在所叫的人没有到场的情况下,王某锋等八人便对吴某实施殴打,明显是单方加害行为,为随意殴打他人的行为,而引发该起事件的原因,却因吴某不友好的多看了王某锋一眼,且事件发生在宾馆这样的公共场所,因此,王某锋等人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本文认为,本案中,王某锋等人的行为既符合单方聚拢众斗殴的构成要件,也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本文偏重于认为王某锋等涉嫌寻衅滋事罪。 针对王某锋等的寻衅滋事行为,吴某可以行使一般防卫权本案中,吴某导致一人死亡,两人轻微伤的后果,而吴某又不具备行使特殊防卫权的条件,本案中,虽然王某锋等人持械进入吴某房间,由于人多示众,王某锋等人没有持械对吴某实施殴打,因此,本文认为,吴某不具备行使特殊防卫权的条件,针对王某锋等人的殴打行为,吴某可以行使一般防卫权。

根据《刑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一般防卫有限度要求,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为防卫过当,应当负刑事责任,但应当减轻或免除处罚。从条文文义上及鼓励正当防卫的刑事政策来看,我国刑法关于正当防卫的限度条件要求并不苛刻,只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且造成重大损害时,才是防卫过当。一般认为,一般防卫造成被防卫人轻伤及以下结果的,绝对不超过防卫限度,为正当防卫,但正当防卫以有效制止不法侵害,保护法益为限,本案中,少年吴某在八名成年人围殴下,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捅伤罗某腹部的行为,当属有效制止不法侵害所必要,虽然造成一人死亡,二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仍应评价为正当防卫。换个思维考虑,如果吴某不用水果刀捅对方,吴某在八个成年人的围殴打下,伤亡的可能就是吴某自已,因此,在这样的特殊环境下,我们不能苛求吴某不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殴打行为,保护自已。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依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指导意见》指出,要立足防卫人防卫时的具体情境,综合考虑案件发生的整体经过,结合一般人在类似情境下的可能反应,依法准确把握防卫的时间、限度等条件。要充分考虑防卫人面临不法侵害时的紧迫状态和紧张心理,防止在事后以正常情况下冷静理性、客观精确的标准去评判防卫人。本案中,少年吴某在八个成年人围殴中,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捅伤罗某腹部的行为,根据当时的客观情况,我们不能期待吴某不为此行为,我们也不能事后以过于理性的客观标准去评判吴某当时的行为。综上,本文认为,吴某的行为系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即使不认定王某锋等构成寻衅滋事罪,吴某也不构成聚众斗殴罪抛开王某锋等单方加害行为不说,就算认定吴某也有聚众斗殴的行为与故意,本案中,吴某也不构成聚众斗殴罪。判决认定吴某构成故意伤害罪与聚众斗殴罪两罪,实际上是割裂了案件事实,对案件肢解后分别评价,不符合案件事实。

本案中,判决认定吴某构成故意伤害罪的前提是本案已成立聚众斗殴罪,斗殴行为导致一方死亡的结果,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聚众斗殴造成重伤死亡的,依照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本款规定为法律拟制,只要聚众斗殴导致一方重伤或死亡的,即使主观并无故意伤害或故意杀人的故意,也应按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因此,本案中,退一步讲,即使吴某成立聚众斗殴罪,因导致罗某死亡的结果,法律将吴某的行为拟制为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根据前面的论述,吴某的行为仍成立正当防卫。判决认定吴某构成故意伤害罪与聚众斗殴罪,两罪并罚,使人难以理解。 如果认定吴某的行为系正当防卫,吴某可主张乙方返还20万元的不当得利《民法典》第一百八十一条 因正当防卫造成损害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正当防卫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根据《民法典》规定,如果认定吴某的行为系正当防卫,造成对方损害的,不承担民事责任。而吴某在与对方达成谅解协议时,赔偿对方的20万元也就失去了合法的根据,吴某可依法向对方主张返还20万元的不当得利。

结语:通过以上分析,本文认为,本案中,王某锋等构成寻衅滋事罪。吴某的行为系正当防卫,且不构成聚众斗殴罪,同时,吴某可向对方主张返还20万元的不当得利。以上仅代表本文观点,如有不同,敬请指正。


责任编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品味生活 » 只因多看了你一眼,少年遭多人围殴反杀1人被判10年,如何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