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为了 DQ 和动森:任天堂 Switch

2016 年就开始嚷嚷着 Switch 出了就必买的我,磨磨蹭蹭在疫情刚刚缓和的三月中旬下单买了自己的 Switch,想想在疫情期间躲在家里抱着 2DS 打 DQ11 的日子,让我一下子回忆起十年前花了整整一个学期打穿 DQ9 的日子。

事实上购买 Switch 完全属于早就在计划之内且必须做的事情,毕竟就从游戏机硬件而言,我不曾拥有一台微软或者索尼家的产品,却鬼使神差地拥有过 NDSL、Wii、2DS 这些经典任天堂游戏机。所以有时候不得不庆幸自己当年的眼光独特,让我真正意义上知道什么叫做「电子游戏」。

也正因为这样的经历,以至于我购买游戏机更关注的是游戏本身而不是硬件性能,比如从 NDSL 时代开始我逐渐建立起自己心目中的最偏爱的游戏:JRPG 只有 DQ 系列正传(勇者斗恶龙系列),体育类只玩马里奥网球和马里奥赛车,而最心水或者游戏时间最长的则只有动物之森(现在译名叫做动物森友会),要知道在 NDSL 时代同学在宿舍是「为了部落」,我是在宿舍「钓鱼种花」,比起那些「车枪球」游戏,每天过日子的游戏似乎更容易让我沉浸在美好的精神世界中。

所以当 Switch 版本的动物森友会的发售日日益临近的时候,我开始着手进行提前准备购买 Switch,考虑到这将会是我的常刷游戏(随时抱着手里开始玩),我觉得最好的策略就是直接买数字版并早早的在港区任天堂注册好了ID,幸运的是购买时间正好卡在 2020年 Switch 涨价前,所以正好在当时的最低谷时抢购到手(之后的一个月开始,由于 Switch 产能不足开始奇货可居),并且非常幸运的购买到了续航增强的新版本。

拿到手第一件事情就是购买各种配件。由于未来可以预见的买卡带将不会是主要的入手游戏途径,加之我将 Switch 定义成休闲向的多场景游戏设备,因此常玩常刷的游戏将会首先买数字版,而一些类似 JRPG 大作则会购买卡带,所以首先要准备的就是一张大容量的 MicroSD 专门用来保存数字版游戏。紧接着就是再入手一对国行的 Joy-Con 作为主力手柄,考虑到以后很有可能会和媳妇没事儿时候一起玩,再买一个充电握把就可以组成两只完整的握把了。

我的 Switch 拿到手的时候动物森友会还没发售,因此我首先买了一张 DQ11S 的二手卡带,并且向前同事借了一张马车的卡带开始了 Switch 之旅。这一番操作让我不得感叹科技进步到了现在,我玩的游戏还是十年前最爱的那几款~而且 Switch 的掌机模式操作和之前的 DS 系列还是比较相似的,这种熟悉度让我第一次在 Switch 开马车 8 的大师赛就直接按出了当年风骚的漂移技~

再后来弄明白港区买游戏之后,我立刻下单收下马里奥网球和动物森友会的预购,至此当年我心心念的所有任天堂平台游戏都被我囊括其中,了却心愿之后开始像是当年大学时开始,晚上没事儿休息的时候或者中午午休的时候开始拿起 Switch 玩上几分钟。但相比大学时代现在上班的我完整的空闲时间越来越少,所以至今 DQ11S 推进速度只到 20%,而更加快节奏向的马里奥赛车、马里奥网球则成为碎片时间放松首选,当然还有更慢节奏的动物森友会,毕竟这个「上岛」捞贝壳是我在 2DS 版动物之森上最喜欢的活动(类比我最近很喜欢看的赶海视频)。

之后我又通过点数 + 支付宝的形式购买了《世界游戏大全 51》这样的纯棋牌向的游戏,有时候做产品项目太累了时就会在休息室打开这个轻量级的游戏,摇个快艇骰子或者打一局台球让自己换换脑子。事实上 Switch 非常适合我这样的轻游戏玩家,随开随玩也无需正经的端坐在电脑或者电视机前,零碎的时间就能感受到快乐和满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品味生活 » 玩,为了 DQ 和动森:任天堂 Switch